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东流

安徽东至东流地区上海知青创办

 
 
 

日志

 
 
关于我

有时喜欢将简单的事做得很“复杂”,有时又喜欢将复杂的事做得很“简单”。除了取决于兴趣外,更主要取决于事情的本身。

网易考拉推荐

恩 泽(二)-------------------------------宋保俭  

2017-05-11 04:44:30|  分类: 宋保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妈妈今天一百岁了,人生不苦短,但一天一天好长又好快,个中的甜酸苦辣,一路的悲喜乐痛,妈妈这么过来了,好不容易。

恩 泽(二)--------------------宋保俭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我与妈妈,三十六岁生下了我,四个月后父亲突然分离,三十年间我只有母亲没有父亲,(三十多岁时在东流正式与父亲相识)。四岁时,家住曹家渡,虽有祖上宅院,但败了梁柱,妈妈再坚强再容忍的性格,也经不住家庭的变故。家族的经济瘫塌和社会的政治歧视,妈妈愤然携我哥姐三人,回到了灵石路上没有外公外婆的外婆家。我妈妈稍有文化,时在莫干山路的纱厂作生产统计,日夜三班倒,仅能周末回家一天。那一天,我们三人将面临家务分工的质量检查,课堂课外作业的优劣检查,哥姐三人,谁的学习成绩或评语好,谁就能获得当天下午,坐46路公交车去南京路或大世界的机会,并能荣耀地独享第一食品那一块一角钱的小方形奶油蛋糕。对我们而言,那一天是翘首期盼,那一天是一周的考试,更是一个童年心中的节日。哥老是说我,傻的经常把翻页日历提前撕到星期六。哥的学习成绩好,懂事,经常把机会让给我,姐却有时不服,闹着跟着去46路车站,但妈妈总是公正坚决,绝不会多带一个,时时让姐姐一个人丢在车站上哭泣。后来我们懂了,那一天,对妈妈而言,是折磨,是绝望中的企望,是万般痛苦中的安慰。

妈妈一个人上班,要带大我们兄妹三人,经济的拮据可想而知,中间的三年自然灾害更是雪上加霜。依稀记得,妈妈在厂里省下的饭票,变成了我们争相分瓣的馒头,妈妈年轻时的小伙伴,变成了我们救星般的阿姨娘娘,居住所在的蔬菜农田,变成了我们暇以搜寻菜果的自留地。在最困难的时候妈妈当天徒步来回,还得抽空去求亲戚,甚至挑野菜和捡煤球。偶尔的一小瓶熟猪油让我们计算好,加盐拌饭一星期,严格规定一只鸭蛋荷包蛋,必须中餐吃蛋黄,晚上吃蛋白。米更是定量的,一只没盖的沙丁鱼铁罐,刻着两条稀粥干饭线,由哥哥掌管,并把米罐枷锁在木橱里。那时唯一对我们放开的是学习用具,妈妈总是有办法来满足我们,新铅笔、新橡皮给成绩好的,成绩落后的只能用剩下的铅笔头子和橡皮头子。我留下徐家老宅唯一的一件家具就是一条非桌非櫈的长条案,当年我们兄妹三人,晚上煤油灯下,经常争抢有利位置伏案苦学,邻里都说我们哥姐三人读书好,其实,我们心里更清楚,嬉戏本性,童年无束,惟乃惧怕母仪威严啊。

 

恩 泽(二)--------------------宋保俭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世道艰难,妈妈不堪负重,终于病倒了,连纱厂相对轻松的生产统计都做不下来了,纱厂哪还有其它更省力的生活呢(妈妈时常回忆,她当时瘦的只有70多斤,经常低血糖在岗位上晕倒。)这样46岁的妈妈,被迫提前退休了。当时,好多亲戚友邻都替妈妈捏把汗,微薄的退休金如何支撑这四张嘴和三个书包呢?但妈妈在关键时刻,总会毅然决然,她一生总在说,天下没有断头路,恐怕那时她就这样坦荡了。妈妈退休后的景象,几十年如电影蒙太奇影像一般,魔轮似的会在我脑中眼前播放:清晨妈妈骑自行车去市里取回预定的糕点,无论刮风下雪,每天以微薄的差价贩到畜棚和田头,还要忍受世俗的非议,后来的文革扣帽;闲时晚间,她手从不缀息,不停地给人家织毛线织毛衣,不是感激回报帮助过我们的亲戚友邻,就是加一点手工辛苦钿。记得妈妈还会一套祖传的水痘却邪法,在那时,经常有人找妈妈划圈念咒,驱赶魔邪,完了给一点布票粮票,但妈妈从不索要。妈妈的坚强,感动了好多人,被人尊敬的“杏金姐姐”称呼,就是从那时名声鹊起,延续至今。妈妈的提前退休,终于换来了我们相对的衣食无忧和良好的学习环境,如今说风险投资,现在看来,妈妈当年的风险决策,多么精准和胆略,之与我们的精神,之与我们的体魄,是多么的重要,母爱伟大!妈妈老了,老了老是念叨现在退休金加了多少?我有时戏囁,笑她全国人民都像你,拿这么长时间的退休金,国家不倒才怪啊!但又于心自问,对妈妈这样说是否太残酷了一点,有失公允了一点?

七一年,罢课闹革命结束了,我报名上山下乡了。那时,妈妈老是魂不守舍,到处打听类政策性问题,哪怕找一丝理由,可以不让我离开她身边。可是国家政策大背景下,哪是妈妈一介慈母心能解决我的去留的,(因为哥姐都已在上海落实了),学校毕业生对口去黑龙江农场,妈妈好无奈之下,指导哥姐找方向,可以不去冰天雪地不,上海小囡吃不消东北冷天的。周折之下,找表哥,找上山下乡办公室要安徽指标,终于让妈妈勉强遂愿,将我离乡的距离足足缩短1500公里。尔后我在安徽农村的三年里,妈妈的书信从不曾间断过,二个月三封来回信,是我定时去大队部的契约。小宋的妈妈会写信,也成了生产队大妈大姐们一堆堆羡慕尊敬的理由,而我的一点点成长,都在妈妈书信的叮嘱、鼓励中伸展。有如妈妈为我精心准备的紫色长茄、红扁豆、长丝瓜的蔬菜种子,得以让李高的菜园,发生了大上海的变化,我也在良好而艰苦的教育中发生了快速而成熟的大变化。我走了以后,不知李高现今还有这些蔬菜的延续吗?想有,更但愿有,因为,那里是妈妈曾经最牵挂的地方。

三年后,我招工了,又三年后我成家了,清清楚楚地记得,七九年那火热夏夜的广中路上,妈妈陪我们作妊娠末期的散步,转到闸北公园时,大儿子折腾了,妈妈果断地立即朝铁路医院奔去,连着登记、守着长廊,在太阳刚刚升起时,帆帆呱呱落地了。四个月后,她们三代人又乘坐江汉轮溯江而上,妈妈第一次踏上安徽的土地,也第一次像我们知青一样,远离上海。又清清楚楚地记得,八二年东流的冬天,连天的雪特别大,所有屋顶上马路上一片洁白,半夜里,静的悄然无声的明月皓天之下,我们两人搀扶着,妈妈却拎着铺盖用具,一行三人踩着厚厚的雪,艰难地走在往东流医院住院部的陡坡上,嘎吱嘎吱,一步三个脚印,烙在了永远的记忆里。当晚午时,小儿子阳阳呱呱落地了。多年后,儿子们在上海读书的漫漫日子里,妈妈与孙子相濡以沫,卿卿细养,又把对儿子的爱,无私全部地转为了对孙儿的关照和呵护。都说儿孙自有儿孙福,而现实里,我家里,没有母亲哪来的福?

又记得九三年,妈妈已七十三岁高龄了,我们在东流屡次搬家后,终于有了自己商品房式样的新家了,比上海大多数人家还要好的房型和装修,新家厨房餐厅院子样样俱全,于是想让妈妈再来一趟东流,看看我们的新家。那时我当小领导了,公司热热火火,一把手的位置让我的名利无以复加。妈妈来了,住宿餐饮与原来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同事们都有了新房,轮流宴请妈妈作客,还有她似熟非熟的邻居下属,鱼呀、鸡呀、蛋呀地送过来看她,她高兴啊,儿子出息了。可发现妈妈仅高兴了一阵子,脸上却有了隐隐的忧忡,乘晚上我们两人时,我问妈妈,怎么啦,追问之下她终于说出,小鬼,你说说,你们工资不高,房子比上海好,出手比哥姐大,这多天天天大吃大喝,哪来的钱路呀,你给我当心点!我心一惊,妈妈又用她历朝历代的警世观,狠狠地敲了我一次。父亲的灾难,她哪能忘记啊。她那天用仁慈而严厉的眼光,真的洞穿了我。我不再解释我们公司率先启动的浮动工资制,知道越辩解会越麻烦。我反思,只有妈妈,才会透过浮云,将深深的的慈爱,用严厉的方式表达出来,她用心和用家族经历的教诲,使我每当遇到关键选择的关口,总会像戒条悬临在我头上一样地警醒我。我后来的历次调任审计,关关通过,有谁知道,它包含了妈妈永远的监督和呵护啊。

知青回城浪潮的末期,我回了上海,三年之后,又下海经商了。此时的妈妈,从她的目光里、举止里,彻彻底底的终于放松了。心有灵犀,我知道妈妈想念的心爱的儿子归来落根了,她的历史使命也基本完成了。历史沧桑,让她经受了太多太多的贫穷、孤独和忧伤,日日夜夜的期盼和担惊受怕的日子终于结束了。她引以骄傲,我们哥姐三人又团聚在她的羽翼之下,从读书好、工作好、又进化到了生活好,天天儿孙绕膝,周围邻里和睦,她好不欣喜。后来,文化不高但心气极强的妈妈,她选择了健身,选择了自己的事情自己管。富足的生活,纯洁的心态,加上一生的波折形成的坚强,促成了她对生活世事的大度大量。她早起早睡,少吃多餐,坚持运动,关心时事善待友邻,神奇的到了高龄仍思路闪烁,身板硬朗,就是凶险的恶痔频发,摔倒的股骨断裂,九十七岁后的二次手术都没能击倒她,一次又一次地挺过来,站起来。我在想,是生命之神在眷顾她,抑或她本身就是命运之神,这么苦难的一生,年轻时这么差的身体底子,竟能步入百岁,颐享天年!

百岁生日,街道居委和热心慈善人,为妈妈办祝寿仪式,新闻坊记者采访她,我担心她说不圆。而全然不知,妈妈竟脱口朗朗而出,口齿思路异常清楚,中气也格外十足,令众人鼓掌不息。面对镜头,会如此淡定,如此意气自如,那一刻,我禁不住热泪盈眶,心潮涌动,做妈妈的儿子,真值,有妈妈的儿子,真好!

 

 

                                                                                宋    保   俭

                                                写於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夜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