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东流

安徽东至东流地区上海知青创办

 
 
 

日志

 
 
关于我

有时喜欢将简单的事做得很“复杂”,有时又喜欢将复杂的事做得很“简单”。除了取决于兴趣外,更主要取决于事情的本身。

网易考拉推荐

番禺路上的“神秘别墅”-------------------编辑部  

2015-05-02 13:04:52|  分类: 编辑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番禺路60号,旧时的哥伦比亚路,她过去的门牌号。如今,这里只剩一扇被封上的门。只有从延安西路上的生物制品研究所进入,或者从隔壁的太子公寓楼上,才能完整地看到她的全貌,以至于房产中介在推销附近房产时候,都会加上这么一句:“阳台可欣赏孙科别墅”。 孙科别墅,又称邬达克别墅。从名字便能探出,这栋诞生于1930年古堡般的建筑,和上海近代历史上两个重要人物有关。

 进入上世纪30年代,刚刚脱离了克利洋行独自在上海滩打拼的邬达克,用了五年的时间,在上海的天空下展示了自己的多个作品:譬如焉息堂(位于长宁区西郊公园旁),譬如卡尔登大戏院(即大光明电影院),譬如诺曼底公寓(即武康大楼)。而在1929年到32年间,邬达克正同时精心地设计并建造着一个非同寻常的建筑:慕尔堂,即现在位于西藏中路上的沐恩堂。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邬达克却遭遇了资金方面的危机。尽管没有更多资料来详尽解说这次危机的严重性,但是,倘若危机继续,那么,他便无法将自己最心爱的建筑之一慕尔堂圆满完成。

 就在这生死攸关之际,邬达克的一个中国朋友伸出了援手,他便是其时中国政界十分著名的人物,孙中山的长子孙科。


       历史同样没有详尽地记录这次援手的种种细节,但历史确切地记载了这样一个事实:为了感谢这次援手,邬达克先生将原本自己设计,并用来自己居住的别墅,以几乎是一个馈送的价格,转让给了孙科先生——这就是位于哥伦比亚路上古堡般的别墅。

       先来说说这位民国时期,唯一曾任三院院长(注:考试院、行政院、立法院)职务的孙科。他是孙中山和元配夫人卢慕贞生的,从小就随祖母在檀香山长大

古人曾经有“君子之泽,五世而斩”一类的论断。客观地来说,被称为“民国四公子”的孙科,的确没有其父的雄图大略,即使与同辈的政治人物相比,他也不一定有非常突出之处,但至少不是纨绔子弟、衙内、公子哥一类人物,也并不是资质平庸、毫无想法、只能依靠父亲名声混日子的一个人。


        关于孙科,坊间更为津津乐道的,却是他和蓝妮三年的感情生活,以及孙科为了表达自己对这位“二夫人”忠贞不渝的那张字条,上面写着:“我只有原配夫人陈氏与二夫人蓝氏二位太太,此外决无第三人,特此立证,交蓝巽宜二太太收执。孙科卅五、六、廿五”——据说,80年代初,蓝妮带着女儿受邀回国,在中南海拜会邓颖超时,对方见面就亲切地称她“孙太太”,这让蓝妮激动万分。

       1990年,蓝妮从美国飞回上海定居,住进了她亲自督建的,和孙科曾经的爱巢,位于复兴西路44弄的玫瑰别墅。19966月,老人在玫瑰别墅里过世,临死前,她的手里还攥着孙科写给她的那张字条。

        言归正传。19326月任立法院长,一直到194811月,孙科长期居住在南京。但据寓居上海的孙科家人称,1937年前,孙科的家人和子女在上海时就寓居这里。“孙科别墅”,占地约8000平方米,建筑面积为1000平方米,其最大的设计特点,就是将不同的建筑风格(西班牙风格和文艺复兴风格),恰到好处地融入一幢建筑中。其斜坡屋顶采用红色筒瓦铺设,檐口细部装饰讲究,门套、窗框形式多变,运用各式拱券,壁炉顶上的烟囱似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做法,外墙立面简洁明快,又具有西方现代派建筑的风格和气派——这些都是20世纪二三十年代以来,上海建筑的共同之点。宅前是典型的中国式庭园,周边种植名贵树木,形成浓密的绿荫,庭院中间铺植草皮,布置水池,配以湖石驳岸,景色怡人。

        室内木楼梯制作精细,卧室、客厅、书房地板均采用进口柚木小条铺成席纹。平台和阳台均很宽大敞,铸铁镂空栏杆轻巧美观,伫立阳台,环顾花园景色,亦为一种享受。


  解放后,“孙科别墅”迎来了他的新主人,卫生部所属的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别墅变成了办公之地,自然严重脱离了当年的那番审美意境。另外,随着外宾日渐增多,别墅陈旧不堪的样貌对这些外宾来说有着失礼的成分,尤其是孙中山先生的后人,对孙科别墅的不断造访,他们对老家的激越情感,常常演变成对老家使用者的一种现实压力。

        2003年,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决定自行斥资,参照着老照片,以最严肃的态度修缮起孙科别墅,尝试将1930年营造而成的这个优美空间,作一次彻底的复原。复原并非易事,其中,筒瓦的选择就让负责整个项目的研究所职工胡建平动足了脑筋。 作为一幢混合式风格的建筑,孙科别墅上的那份西班牙感觉或地中海韵味,部分地来自当年邬达克对建筑的房顶使用了筒瓦。多少年后,这些筒瓦在上海已经没有了生产厂家。

对于这个棘手问题,胡建平采取了一个相当聪明的做法:他先从孙科别墅西侧那幢建筑——美国俱乐部——残缺的屋顶上,将筒瓦一一拆下,安装在了孙科别墅的房顶上。这样,他就保证了每块筒瓦都有着如假包换的那份真实。至于美国俱乐部的屋顶,胡建平又特意地赶往苏州,在那里的筒瓦厂购买了新筒瓦,经一番做旧,再安在美国俱乐部的屋顶上。这样,不但解决了问题,还做到了两全其美。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