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东流

安徽东至东流地区上海知青创办

 
 
 

日志

 
 
关于我

有时喜欢将简单的事做得很“复杂”,有时又喜欢将复杂的事做得很“简单”。除了取决于兴趣外,更主要取决于事情的本身。

网易考拉推荐

我 的 上 海 同 学--------------------------------晓 河  

2014-08-26 17:32:33|  分类: 编辑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七二年初,在贯彻毛主席“五.七”指示的大背景下,东至县创办了一所新型综合性学校——五七大学,首批招收了125名学生,五月七日,学校举行了隆重的开学典礼,全体学生安静庄严而又充满渴望地坐在学校的大礼堂,聆听校长(当时称革委会主任)田哲生的开学动员报告,一个全新的学习生活拉开了帷幕。
        这批学生是学师范专业的,分成三个班,我在一班,四十三名同学中,有八名(二男六女)是上海人,他们是第一批下放到东至的知识青年。二年多的“贫下中农再教育”,劳动的汗水荡涤了城市的铅华,他们打扮朴实无华,男生短发,女生两根辫子或齐耳短发,与我们交谈时普通话,在他们的小圈子里,从“阿拉”、“侬”等方言中听出他们是上海人。从此,我们有了上海同学,一段时间的相处渐渐地熟悉了他们。
        上海同学学习十分用工,十分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清早,他们不约而同地走进教室,开始了早读,那充满朝气的读书声荡漾在校园上空;下晚自习的钟声响起,他们仍在如饥似渴地阅读和学习,当他们离开教室,走廊里留下了银铃般的歌声,上海方言又一次地相互传递。为了促进学习交流,我们班级创办了“战地黄花”墙刊,这个由校长命名和亲笔题写的墙刊,受到了同学们的青睐,墙刊不时地向同学们约稿,农村生活给了上海知青丰富的题材,年轻、率真增添了他们的豪情和烂漫;一篇篇文章、一首首诗歌从他们笔尖流出,流向墙刊,引来同学们的驻足观赏,这些作品既有对已逝往事的回忆,更多的是对美好未来的向往和憧憬。
        在我记忆中,上海同学的外语课的学习成绩在全校十分凸显,我们这批学生大多都未学过外语,同学们开始学外语都很新鲜、好奇,跟在老师后面从字母、单词学起,教外语的是上海籍的童老师,这是一位教学十分负责的老师,没有教材,他自己编写,几本厚厚的英语课本是老师一笔一划在钢板上刻出来的,装订成册发给学生。开始同学们还能整齐地跟老师后面读,随着教学进度地推进,课文长了,句式也复杂了,同学们读起来参差不齐,跟不上老师速度,只有上海同学能随着老师节奏,将英语课文读得流畅舒展,我们戏称自己的英语是“土英语”,而上海同学的英语是纯正的英语。毕业后上海同学多分配在县城或区公社中学担任英语教学工作,一些同学后来还成为学校教学骨干。
       学校刚开办,办学条件是很差的,生活也是十分艰苦的。男生分班级各住在一间大房子里,全校的女生则挤在一间大寝室,木头双人床,冬天倒还可以,一旦入夏,蚊蝇肆虐、高温扰人、难以入睡。那时师范生伙食费有教育部门下拨,学校凭计划购粮油、副食品,吃饭开始是八人一桌,一桶饭、一盆菜,一到吃饭,必须人数到齐,很不方便,几个上海女同学每次吃饭吃得少,同桌的男同学就捡了便宜,后来改成饭票后,上海的女同学和其他女同学一样,每月都有结余。
东流西依长江东靠上岗,独特的地理条件使东流既怕雨又怕旱。每年梅雨季节来临,大雨倾盆,江水上涨,学校有防汛任务,上海同学和我们一样,扛着锄锹,挑着畚箕穿梭在东流护城圩上,象冯庭英这样身体赢弱的女生也不示弱,一担土挑起来疾走如风,让同学们看到当年农村铁娘子知青的风采。
        学校位于一个山岗上,饮用水取至女生宿舍旁的一口水井,平时井水清澈,深可见底,如同一面圆镜,惹人喜爱,可一到入秋,老天个把月不下雨,水位渐渐下落,井底也显露出来,学校饮用水发生困难,吃水要从的邻校东流中学低处水井拉,生活用水同学们不得不半夜提水,将一桶水从十几米深的井里提上来是要力气的,上海女同学力气小,本地的女生帮助提,这也为男生提供了更贴近女生的机会,男同学帮女同学提水,女同学帮男同学洗衣服,待衣服洗净后,男同学还提上一桶水送至女生宿舍旁,这种同学友谊是纯真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杂念,凭着这份友谊,我和上海同学度过了两年多美好时光。
        那年代,物质生活十分匮乏,但精神生活十分充实。附近厂矿放电影,我们常常是结伴而行,接受影片的思想教育。学校也针对师范的特点举办体育运动会、文艺晚会、歌咏比赛等活动,上海同学很有文体方面的天赋,借助这一舞台,展露才华、大显身手。胡君礼,班级中的大哥,文科知识扎实厚重,一九七四年初就被东流中学看中,与另一位同学去代课率先走上实习讲台,毕业后与几个同学分配到东至二中,这位同学体育素质也好,选进县足球队参加池州地区在东中举办的足球赛,也曾代表县队赴贵池参加羽毛球赛,还是这位同学积极参加了学校文艺活动,在黄梅现代戏《园丁之歌》中成功地塑造方觉老师的角色。上海人喜欢的是沪剧,对黄梅戏陌生,他硬是一点一滴的攻下难关,当与剧中几位角色(俞英老师、孙逸倩同学扮演,学生小玲、张美莹同学扮演,学生小淘气、何定一同学扮演)谢幕时,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现已退休在家的胡老师仍然保持每天打羽毛球的习惯。吴人万,班级中个子最高的女生,别看她身材欣长,她可是学校蓝、排球的主力队员,叱咤在运动场上的健将。冯庭英一副眼镜几乎遮住了半个脸,衣着简单朴素,当年一曲“看天下劳苦人民得解放”(电影《洪湖赤卫队》插曲),征服了全校的师生,被誉为学校的“百灵鸟”,一首新歌,拿到手中,张口就能唱,足见她音乐功底不凡,她能拉手风琴,边拉边唱,这样音乐人才就是在东至县也很少见,她是一位能演奏能歌唱的音乐天才。在悠扬舒缓的音乐声中,几位女同学正在翩翩起舞,其中一位体态婀娜舞姿优美自如的女同学,一个舞蹈亮相,使同学眼前一亮,她就是繆爱民,这位自小喜爱舞蹈的女同学,不仅在班级学习见长,待人诚恳热情,而且舞蹈十分出色,每次学校的文艺活动中都少不了她,被称为“舞蹈公主”,几十年过去了,她已是六十开外的老人了,依旧体态轻盈,保持着良好的身材和舞蹈演员的气度。黑皮肤大眼睛的邵红龄,肤色白皙、做事稳健的朱山英,少言寡语、默默无闻的黄倚文,幽默搞笑的陈民立以及二班的二位上海同学,他们在学校的各项活动中都是出类拔萃的,有着骄人的成绩。
        在与上海同学的接触中,我学习了他们勤奋学习的意志,孜孜不断追求的作风和完美的道德风尚,也学到不少的专业知识,我熟悉了简谱,实习中教小学生歌唱,学会了编排舞蹈,与小学老师们一起,使学校课外活动如火如荼。我也能讲几句上海话,特别是喊几位同学的姓名,上海同学都夸我讲得地道。
一九七四年为庆祝“五.四”青年节,校团委组织了全校四个班级(七三年又招了一个班)文艺骨干编排了一台文艺晚会,其中压轴的舞蹈《鱼水情》,不仅表现了拥军爱民情感,更体现了我们这届学生在告别学校前与老师、与学校依依不舍的心情,凝聚上海、合肥、安庆、东至一校四地的同学的友谊和团结。
       就在那一年的暑假,我们毕业了。在东流的小轮码头送走了回上海探亲的同学,望着远离视线顺江而下小轮船,我心中默默祝福:各位上海同学,愿你们一路顺风。新学期来临,我分配在东流小学,一年后又调回母校与当年学校的领导、老师们一道工作,倍感亲切幸福。直到一九七六年,学校每年的新生中都有上海知青,他们是我的学弟学妹。一九八二年暑,母校并入县教师进修学校,刚刚拉开的培养人才的帷幕又匆匆地关闭了。我和几位老师随校转入了县城,生活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同学的感情最真挚,心灵紧紧相通。二o一二年五月,东至五七大学建校40周年日时,几位东至县城的同学发起了首届同学联谊会,邀请各地的同学相聚县城,省城合肥同学来了,东至个乡镇的同学来了,工作在武汉、池州、安庆三地的同学来了,远在千里之遥的上海同学也赶到东至,学校的原领导、部分老师也应邀前来,一百多名同学相聚是热烈、热情、热泪,四十年弹指一挥间,当年的青春悄然离去,我们已是为人父为人母了,在联谊会上我用“今天是个好日子”、“真的好想你”和“同唱一首歌”三首歌名表达我此时此刻的心情。我们在实验小学畅谈,在老校址游览并合影,登历山,俯看滚滚长江。东流中学设午宴招待我们,校长汪名杰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希望同学把东中当成家,常回家看看,宴会上一名同学举起一杯“孔府家酒”,激情地对大家说:让我们共同记住这个家吧!是的,学校是家,东至是上海知青的第二个家,大家都是东至的儿女,儿女是不会忘记这个家的;无论天涯海角,儿女心中紧紧地装着这个家。
        相聚依依,离别惜惜。当上海同学再一次挥手向我们告别并邀请我们去上海时,难分难舍的心情又油然而生,纵使容颜老、友谊春常在,我们共祝上海同学身体健康,家庭幸福安康!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