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东流

安徽东至东流地区上海知青创办

 
 
 

日志

 
 
关于我

有时喜欢将简单的事做得很“复杂”,有时又喜欢将复杂的事做得很“简单”。除了取决于兴趣外,更主要取决于事情的本身。

网易考拉推荐

走 进 大 稼 楼-------------------------------------同 一  

2013-05-17 14:01:21|  分类: 编辑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这是摘自"知青.上海"中的署名“同一”的文章,他是第三批去大稼楼的成员,此文用比较细腻的笔触的叙述了在大稼楼六天的活动情况。近期,理事会要组织一些人去参加大稼楼的活动,此文对大家了解这个活动有一定的帮助。



                一

        4月15日11:25时,我们一行33位当年上山下乡的知青朋友挥手告别了前来送行的伙伴,前往素有湘西门户之称的沅陵县。那儿有承明扶贫的农林项目,是他为之付出心血的知青万亩农林基地,那儿更有一座在知青中传为美谈的楼宇“大稼楼”。这趟k533次列车开得不太稳当,一路上清铃哐当地也没能好好地睡实过,熬到了第二天清晨到达常德车站,偌大的车站就我们这伙人拖着拉杆箱依次挤出边门。 
       承明介绍说附近有一个就餐点的馄饨很好吃,一行人中多有买来吃的,却不知店家没料到来了那么多不速之客,一下子清空了他们早市的量,我只能转而寻求别的早点充饥了。吃喝之间见有一服务员在我面前来来回回寻找什么,最后得到确认后把几元零钱交到我的手里,原来是我买早点的差价,真难为她了,湖南人真的很实诚! 
      在常德,承明的内侄齐彦刚,一个敦厚憨实的年轻人早已备好了一辆三十几座的巴士在等候我们。一夜的颠簸使得我昏昏沉沉地坐在车内似看非看地扫描着一闪而过的湘西春景。大约二三个小时后在往沅陵县五强溪镇界内一处拐角,我们换乘上了在那等候多时的两辆十几座的乡村小巴士,因为接下来要走的路中巴无法胜任了。
        这一路山势回旋,曲折向上,盘过了一个又一个山头。我左右顾盼但见边上沟壑百丈溪水奔流,远处山峦叠嶂,不知不觉中到了万阳山茶场区。道路旁有一间木结构平房,据说是早年沅陵县下放知青的住所,现改为养鸡场了。
        见山外来人了,那些个鸡公鸡婆们见了人来好像亲热的不得了,急不可耐地从山坡上飞翔而下,有些听到了人声大老远振翅飞奔过来的,鸡婆咯咯咯地叫着,鸡公则抖落着翅膀高声鸣叫,此起彼伏十分地热闹,那劲儿看得我们欣喜异常,“好摄之徒”们纷纷取出宝贝,或蹲或站取好镜头摄下这壮观的场面。
       在养鸡场稍作停留后继续往上坡道爬升,当又一次路过弯道时我们下车随承明登上了一道人工筑就的梯道。坡很陡,承明说顺着这条新修建的梯道可上得“停机坪”观景。我们顿时来了精神,喘着粗气一步一步往上挨去,登临山顶直觉得豁然开朗起来,先前路经的茶场鸡场尽收眼底,前方的大稼楼似乎也近在咫尺了。

走 进 大 稼 楼-------------------------------------同  一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有一首歌词里唱到:“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这里水路九连环......。”而我们行进着的山路何止十八弯呵!从“停机坪”下来又继续在山道中盘旋了一阵子,终于透过翠竹掩映见到一幢气宇轩昂的楼宇,小巴士在此戛然而止,到家了!
       下得车来站在路的尽头,这里应该是在六七百米高度的深山里了,但见一条水泥铺就的梯级往下延伸至山门牌楼,牌楼与主楼间一汪碧绿生青的池塘,水上飞临一道栈桥,看这地势由高及低恰如一个聚宝盆。承明介绍说这口池塘是新挖的,深约四米余,山涧泉水由北流进塘里往南坠入李子沟壑中。此刻艳阳高照,耳边偶尔传来蛙的鼓鸣声在这寂静的山谷中回荡,显得格外的嘹亮,好一派田园景色。 
        俯级而下入山门,看那山门好像是完工不久,山门上还不及贴上幅对联横批,我想这楼宇一定得配上合适的门联才好。低头看碧池,水平如镜,池中有无数的蝌蚪浮游在水面上吹着喇叭,好像在欢迎我们到来似得。 
        望着大稼楼的牌匾问承明,匾上的字何人所写?承明说工匠依据碑帖雕刻而成。我了解到承明的书法有功力,写得极有章法,作为楼主自己捉笔书写也不为过,如今大稼楼三字却由碑帖中来可见承明的谦和。大稼楼,稼者耕作也,亦为家的谐音,大稼楼是为大家楼。承明曾说过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仅这楼名足见其胸怀宽广,也不得不令人肃然起敬! 
        关于这幢楼宇的建筑,我在此略作表述:整幢楼宇为榫卯木结构,秉承了传统的斗拱飞檐民族建筑风格,和山门牌楼屋脊上一样,都装饰着两只和平鸽相对而立,象征着祥和与安宁。主楼的两边设有副楼,好像士兵作拱卫之势,整体来看显得朴实庄重,溶于当地民居建筑之中亦显得和谐至美。 
       大稼楼由于我们的到来打破了昔日的宁静。 

走 进 大 稼 楼-------------------------------------同  一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三

        跨进大稼楼的中堂后,承明简明扼要地说了三件事:1、为了保护环境,摆放在门口和楼道边的塑料桶是用来装垃圾的,这些垃圾收集起来后统一作填埋处理。2、屋子底层后面左边有三间淋浴房,右边是三间如意房。3、对楼内的房间作了入住人员的分配。我和朱政纲二人住在底层楼右边的房间,内设有单独的卫生间,外间的会客室里放着一张床,是留守在这里员工歇息处,一部转角楼梯通往二楼。大稼楼的分隔板壁、吊顶,甚至卫生间都是选用杉木制作,非常环保! 
        我们是第三批到大稼楼的知青朋友,说是第二次下放,去体验当年的插队生活,所以各自带上了被套、枕巾和被单,三十余人划走进大稼楼
        分成五人一组,需轮值当一天的火头军。 
        与我同住的朱政纲是当年下放在安徽蒙城的知青,网名弥勒佛老朱,人很友善也健谈,热心于知青历史文化工作,喜摄影,常见他清晨打着手电摸索着去巡游了。有一天回来后兴奋地告诉我说在山上见到了足有两个拳头大小的石鸡,这种蛙类生长在山上潮湿的石下,又因体形硕大而得名,也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因未带相机没有拍下尊容供大伙欣赏,深感惋惜。又一日夜深,偶迷迷糊糊之间听得邻床咯吱一声响,他唯恐吵醒我,打着手电起来忙乎了一阵子。第二天听说是床板断裂了,我这才注意到当地制作的床板是利用木料的边角料拼接而成,两块短木板间顶头用了犬牙接口,木板两边也没有槽口缝合,只用胶水拼接而成,想那老朱二百余斤的体重,用力部位稍不留意床极可能垮塌了。这也算桩趣谈的事了。 
         铺好床,趁着空闲去隔着坡的厨房那边看看。 
        从厅堂上二楼,楼的背面向山坡,一架廊桥悬空伸向山体,廊桥那头的锅炉房正烧着水,除了专门喝水用的小锅子,大锅烧的是供淋浴的热水。沿着左手边一条水泥铺就的山道边散放着几只蜂箱,按这里民间说法是放箱引蜂(凤),蜂箱招引的蜂越多的人家家境越是富裕。挨着蜂箱群下去便是厨房了。 
       厨房内分三个部分:一为用餐的大堂,可放下六张八仙桌;二为烹饪重地;三为厨房存储间兼寝室---前半间是库,后半间是厨娘小肖的寝室。很难想象这方圆几里不见人烟的地方,她一个人在此的孤寂。问她,小肖只是笑笑说:“习惯了。”我们的到来给这静静的大稼楼带来了欢声笑语,离别那一刻,许多人与她合影,感谢她为之付出的辛劳,那一刻小肖笑得很灿烂。有男知青与之合影时让她感到有些不习惯,得拉上一位女知青一起来照才行,那种淳朴和羞涩就像山涧清泉一般透彻。 
        厨房门前山脚下有一条终年流淌的小溪,溪边架起了篝火,厨工正在烧烤鸡身上没有拔除干净的细毛,这与我们平时见惯了的用镊子钳拔毛倒也来的干脆利落。处理好的鸡给溪边的小肖破膛开肚清理干净,不知是小李子还是邬金萍忍不住也躬身去帮忙。 
       这些死难的鸡啊正是原先出列在欢迎我们队伍中的一员,一会儿就阴阳两重天,成了我们盘中的美味佳肴。惜乎,哀哉! 
走 进 大 稼 楼-------------------------------------同  一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到达大稼楼那天午后,我们随承明去巡山了。 
       阿鹏和崔国华二人喜欢垂钓,放下话来:一定钓上鱼儿供大家品尝,钓不到鱼就跳进门前那口水塘里。晚上,当我们吃到阿鹏他们钓来的清蒸鲫鱼时,那口感的嫩滑和鲜美如江南的鲥鱼一般。听阿鹏说一个下午钓到了四十几条鱼儿,收获颇丰,真是没想到! 
        轮值烧饭挺有意思,计划中五人一组做一天的火头军,当年去黑龙江北安长水河农场的十位兄弟姐妹生死相依一起来干。天蒙蒙亮,我听到隔壁传来轻轻地敲门声:“笃笃笃。”一会儿便悄无声息了。开饭时,装盘摆桌盛饭端菜跑堂倒有些头绪,应家驹本是他们的头,这会儿俨然像是指挥若定的大堂经理,条理清晰。 
        我是不谙厨房之道的人。轮值那天,站在边上看有些碍事,于是就闪到在一边去,吃饭时干些端菜跑堂的活儿而已。阿鹏和小营子、小李子都是练家子,做早餐时但见小李子撸了撸双袖,起出朱政纲清晨发的面团来有劲地揉了起来,邬金萍、严秋萍、小营子等人围桌包起了饺子。说到厨房轶事不得不提及承明,每每友朋来聚总会下厨尽地主之谊,奉献地道的承明红烧肉:肥而不腻,肉香而有嚼头。 
       暮春时节,山中气候多变。在大稼楼的头两天似有初夏的感觉,你可以着短袖、赤脚,穿双拖鞋到处溜达;也可沏一壶好茶放在长栏上,再去拖把小椅子来坐于廊下;看门前那口平滑如镜的池水;听山风吹过后传来的竹涛声,品茗赏景十分地惬意! 
       不曾想两天后的一个下午天气起了变化,望山头上的烟云,一层一层地顺着山势往下翻卷,好像古时仕女长长的宽袖,薄薄的一层纱似的轻柔地舒展开来一直略向门前的池塘。池塘上立时腾起了雾气向大稼楼扑来,不一会儿整个大稼楼都被烟云笼罩了。身上渐渐地感受到了丝丝寒意,赶紧回屋添衣服,前几天因带着冬衣感到有些累赘的人这时才舒心地笑了。 
        在六七百米高的深山里,感觉到的冷是带着寒气直逼背脊,大伙关上门窗,取出木炭点燃,围着火塘烤火取暖。中庭内一下子热闹起来了,磕着瓜子、聊天、看录像。几位牌友围桌而坐,那张不锈钢制的桌子下烧着炭火,桌上面铺块定制的桌罩覆盖着各自的膝盖,其“热”融融不觉寒。真可谓:进山才几日,此身历三季。 
 想那前几日硕大的彩蝶飞进屋宇,绿色的树蛙爬上飞檐立柱上,此刻,早已无隐无踪了。

走 进 大 稼 楼-------------------------------------同  一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五
       
        在我的眼里大稼楼不仅仅是一幢楼宇那么简单了,昔日知青们的到来开始为她的人文地理史观作了叙写。 大稼楼的左边新修建一条一二十级水泥石阶与山道接壤,是条环山路,可从食堂右边的山道下来。山道上有些地方为了便于行走又重新辟开筑实。人在小道上走触目是青翠,我们的嬉笑声不时惊起喜鹊的美梦,喳喳喳地从枝桠上飞起掠过身边,竹林那边不时传来啵啵啵的声音,那是乡人在挖春笋。 
       走在山道上仿佛回到了从前,我们各自从路边择根细竹或木棍作拐,奋力攀登上得山顶,看到泣血的映山红和豁然开朗的蓝天白云,大家一时撩发少年狂,齐声对着群山振臂高呼起来:我来啦!声音回荡于山谷之间,身心一下子也觉得愉悦起来。见对面两座山峰相连,有人脱口说道:驼峰。陪同我们上山的黄花界村党支部书记王小凤听见接口说道,我们当地人叫作“丫角山”。接着简单地说了一段传说故事:说是某日,八仙中的张果老从天庭喝酒回来,肩上挑了担鲜果下凡,路径此地担子突然断了,果实纷纷滚落下来化作万阳山,扁担断处成了丫丫,突兀成峰。也有说万阳山是万羊山谐音,山中隐匿着万只金羊,想必暗指此处物产丰饶。不过,就我们眼中看似的驼峰,我还是相信丫角山的传说,能勾起美丽的遐想。 
       万阳山群山相拥之中有一条李子沟,因盛产李子等瓜果而得名,沟内植被丰富,流水潺潺,奇石嶙峋,有些地方人迹罕至,就说沟对面的丫角山至今没人上去过。有一次,小齐想上峰顶去探个究竟,还没有爬到一半已经不见路径了,过段时间想再上去却找不到先前走过的路了,只好作罢。山里终年不断流淌着的溪水随着山势的起伏落差,或高或低的形成了瀑布景观,充满无穷的野趣。17日上午,我们有十几人乘当地的一辆小货车前往九间房那边看瀑布去了。 
       九间房地方大约是有了九间房子而得名,我们在王书记带领下穿田野跨小溪犹如一支探险队钻入山涧。耳边时而送入咚咚流水声,循着山势下去再回首,见到了一层两层奔涌而下的水流,我们继续往下走去,终于能往上看到美景了: 
       溪水呈三叠,飞流挂一帘。 
        崖前潭澈底,涧下笑声甜。 
        一时间大伙纷纷拍照留念,留下这短暂而美好的瞬间。
 
走 进 大 稼 楼-------------------------------------同  一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六

       从山涧里看完瀑布出来人也有些乏了,见后面伙伴还没有出来我们几人上了道路旁的吊脚楼人家歇歇脚。一位阿婆正在门口剁菜,问阿婆年纪,八十有四了。我们寒暄后,阿婆进屋搬出凳子让我们坐,大家随意地闲聊起来,借着王书记光得以进屋看看。
       正厅中放了张乡下人家常见的案桌,板壁上正中书写着“天地国亲师位”,两边一幅对联:香烟装就平安字,烛芯燃成富贵花,横批是:祖德流芳。可见百姓人家敬天地、依次先国后家(祖先)不忘师尊。厅旁一间小屋内静静地摆着一口棺材,大概是家人为阿婆备下的,想必此地还有土葬的习俗。第一次入吊脚楼人家看他们的起居生活设施总是觉得新奇,于是把厅后厨房、楼上房间也看了个遍。 
       下午,我们一行十个人又去了二间房。二间房是我们知青自个叫开的,那儿只有两间房屋一户人家,其中一间亦已颓败了,看门牌号上写着:五强溪镇云盘头村李子沟组02号。虽说去二间房只有三四里地,但一路上上下下的山道,有时完全是在山涧小溪的卵石上行走,试想一下雨季来的话这道是无法走人了。这沟里落差而成的瀑布比之早上看到的稍低一些,却像素女般的温情,莎莎莎地顺崖壁流下来。
        走了许久光注意脚下的路,一抬头看到前面的山坡上忽然冒出一头如牦牛般的山羊,见了生人一下子遁去了,再往前豁然开阔起来,二间房到了。门前两匹马在还没有耕作的稻田里悠闲地歇息着,据来过此地的老马说,这是二间房人家通往外面的惟一脚力。 
        我们到二间房时只见到一位笑容可掬的老人,一打听孩子们出门打工去了,只留下老夫妻二人,今天老头子刚好外出了。因女主人只比我们这里的黄海年长两岁,大伙戏称她黄洋,我们说的话老人听不懂,只是随着大家一起笑了起来,也不知谁说了句既然认了姐姐那就合个影吧,那黄海也就乐呵呵地应承下来了,咔嚓一下便留下了这一难得的一幕。
        在二间房看到了久违的蓑衣、斗笠、采茶箩等农具时兴奋得摆弄起来没个完。井冈山下人把蓑衣斗笠拍打干净,那老黄牛和南岳急不可耐地穿戴起来过把瘾,把个女主人笑得合不拢嘴来了,二间房一下子沉浸在嬉笑和愉悦之中,直到太阳快落山时大家才依依不舍地与女主人告别。这一走真不知何时能再见了。 
        4月21日吃罢早饭,直接回上海的10位伙伴帮我们扛上行李箱一直送到五百米外的山道上。一辆小巴士和一辆吉普载着我们21人到了黄花界村和寨溪村界牌处,改乘旅行社的车继续作湘西行旅游,头一站就是凤凰城。 
走 进 大 稼 楼-------------------------------------同  一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