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东流

安徽东至东流地区上海知青创办

 
 
 

日志

 
 
关于我

有时喜欢将简单的事做得很“复杂”,有时又喜欢将复杂的事做得很“简单”。除了取决于兴趣外,更主要取决于事情的本身。

网易考拉推荐

心里有阳光,生活就有快乐(上)----------------严宝善  

2013-01-03 07:32:23|  分类: 严宝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期有段日子精神状态有点低迷,总觉得日子太过一般,没什么花样。除了例行的打工去挣几个日常用度以外,唯一能打发时间的也就是偶尔的胡乱涂写几句文字的东西,那也是如同“从胃纳里反刍几口青春期吃下去的草”而已,只有陈旧的口感,索然无味,平淡得十分可以,终觉不能刺激精神的味蕾。于是总想望着有一点新鲜的、能刺激脑垂体的东西出来驱散那种平淡,让日子显出点色彩来。

       百无聊赖中打开电脑,又想借“反刍几口草”来打发时间的当儿,屏幕上“留言栏”里赫然出现“程仁斐”的名字。哎呀,这可是久已想寻找却又无觅处的“主”呀,四十年前悄然迁居鲁地,音讯皆无,不经意间却如同她悄然的去般又悄然的来了。

       脑垂体起了反应,兴奋劲儿上来了。忙不迭的敲击过去,遥远的那边也迅速有了反应,估计亦是脑垂体的作用力使然。复一日,电话里便传来当年那个熟悉的醇雅有磁性的声音——充满了兴奋,又满含着期待。直觉让我相信:欢乐的鼓乐将再次奏响,又一场老友聚会的欢快大戏已逐渐拉开帷幕。

       当年著名的“六联金西三姐妹”常常是张溪知青们热议的话题。这不仅是因为她们典雅温润的气质,还因为她们善良可人的品性。她们分别创下了张溪知青中的几个“第一”——第一个知青赤脚医生、第一个知青民办教师,而大姐程仁斐则成了第一个调离安徽迁往外省的上海知青。也正是这一迁徙,使她成了六联知青同学中多年“没有被遗忘的遗忘者”。

       因为“没有被遗忘”,所以她始终是六联知青团队的一员,大家都牵记着她;而因为“遗忘”,是因为她是我们最想寻找而又苦于无处可找的人。她的突然回归,着实让我们兴奋不已,我在第一时间告知了光燕,光燕快乐至极,甚至使用了“意外现身”一词来形容,而我则称之为“犹如天外来客”。其实,没有被遗忘的是我们知青团队的每一个成员,为了四十年后的回归,团队的每一位同学都在不遗余力的努力着。

       袁鸿生是陆理民的水泥厂同事,常有联系,但仅为“单线”,近日先期回归了。褚新华:肖牛,众人称其“阿牛”,因为单独返乡时听说了我们的4.19之行后多方联系寻了回来。程仁斐有了联系后提出希望找到当年一起招工的同单位工友唐慕宗,而唐慕宗也是我们团队的一员,我蓦然想起鲁惠玲老师可能知晓一点有关唐慕宗的线索,于是连忙与鲁老师联系,结果唐慕宗又顺利回归了。他又让我们意外的惊喜不已——带来了招工到青阳后“恍如人间蒸发”的孙顺根。孙顺根曾在我们下放赴安徽的旅途中被委任为张溪知青连的“连长”,因为遇事缺少主见,被女同学戏谑的称为“废连长”,但其性格极为憨厚,乐于助人,又深得女同学的喜欢,就连光燕的老母亲在间隔了四十多年后还记得这位热情坦诚的“男同学”,一再叮嘱要找到他。

       对于同学,在我的认知里有两种概念:一种是平静生活里的同窗学友;另一种则是在经历了坎坷曲折、艰难困苦的磨练,在那种环境里相扶相帮共同走过来的肝胆相照的朋友。用感情称衡,后者较前者当然要厚重万千。倘若二者兼而有之,那又是高一层的境界了。譬如富梅姐,我有时喜欢戏称她是“我的领导”,其实从内心而言,我也是如此认可的。这不仅在学生时代她就是我的班长,而且下放在一个生产队里她又像大姐般的关心帮助我们,直至今天依然如此,能不让人敬重如斯吗?

       话题扯得有点远了,绕回来吧。

       深秋里的一个早晨,我乘坐“和谐号”动车朝东方疾驰。暖暖的秋阳透过车窗直直的照在脸上,使人睁不开眼,只好眯着眼睛假寐,但精神却极度亢奋。此次东行之旅纯粹是为了众位知青兄弟姐妹欢聚一番,这念想存之已久了。屈指数去,自去年3.20沪上一行已届一年又大半,距今年4.19返乡活动也过去半年有余了。这段时间蛰居合肥,少有友朋来往,日子自然平淡乏味,因而就有了文章开头说的那种状况。相比上海的那班朋友,少不了隔个三、五时日,一或二月的寻些名目弄个欢乐聚会,自是落寞许多。让人按捺不住的是那几位极具“诱惑”之能事:欢聚时通个电话,先渲染其气氛之热烈,后逐一历数餐桌的佳肴美味,最后赶上一句:“想不想吃啊?飞过来吧,我们等你。”瞧瞧,有多促狭,这般捉弄人,让人口舌生津,想得着却够不着,百爪挠心呀。

       总在想要瞅个机会报复一下,狠狠的做一次“吃货”,把原本该我的统统“吃”回来。

       终于有机会了。团队作出决议:近期内举行一次六联知青团聚活动。嘿,正想着呢,你就来了。

       车窗外的阳光遽然隐去,“和谐号”稳稳停靠在虹桥车站,三小时的车程转瞬即逝。又一次站在故乡的土地上,心里油然感到一份踏实,这里有亲情,有友情,还有一份难以言述的亲切。换乘地铁的当儿,不时接到陆理民的电话,询问是否到了上海,还详细告知了聚会的活动安排,并根据我的行程作了适当的调整。

       走出地铁口,天地一片清朗,秋阳灿烂,融融的暖意扫尽前几日蒙罩在心头的阴霾,心情随之欢快起来。怀着期盼,在阳光里,在街头熙攘的人群里,我迈开步子向前走去。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