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东流

安徽东至东流地区上海知青创办

 
 
 

日志

 
 
关于我

有时喜欢将简单的事做得很“复杂”,有时又喜欢将复杂的事做得很“简单”。除了取决于兴趣外,更主要取决于事情的本身。

网易考拉推荐

陆 理 民 其 人--------------------- ( 汪坡知青 )王元青  

2013-01-31 08:51:23|  分类: 张溪知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陆 理 民 其 人-------------------- ( 汪坡知青 )王元青 - 东至知青 - 东至知青     
        一直想为小陆子(陆理民)写一篇文章,从张金梅第一次病危就想写,只是那会儿对网络知之甚少;东至知青聚会江新利约稿时也想写,出于语文老师的职业习惯吧,总觉得偏题了,我想表述的不是知青时期的事,又加上医生说禁用电脑,也没写.最近看了小陆子的《圆梦》,连续几日夜不能寐,眼前常浮现张金梅的身影: 满头白发没有一根青丝,看上去足有七八十岁(其实六十刚出头)倚在沙发上, 腿上搭条小被子,脚下垫个烤火盆,手上有一针没一针地为即将出世的孙儿编织着毛衣……
        当年小张和我同在张溪中学任教, 是同事兼闺密.我见证了他们夫妻从恋爱结婚生子直至生死离别的全过程.说实话,开始对小陆子(还是称小陆子吧,几十年习惯了) 还颇有微词,因为他”抢”走了我的好朋友——大学生张金梅“下嫁”去了水泥厂小学.随着去他们家“蹭饭”的次数增多,逐渐了解了小陆子,他是个热心、细心、执著的男子汉.
         第一次让我感动是一张床的故事.
  我和老公都是对生活极不讲究的人,(至今如此:我们买房的原则之一就是不用装修,厅小,铺地砖,与大多数人观点相悖,原因是打扫方便呀.)我下放在汪坡,按理去汪坡买木料打家具不是难事,可我俩都嫌麻烦,买现成的。去木器社买床时因缺一种什么木料而暂时搁置了,于是就把学校的一张大床作为了婚床. “床太短了,陈士谦大高个,脚伸不直,不舒服的” 小陆子说。“没事的,可以从床档之间伸出去”我们笑着说。没多久他送来一张新做的加长的床.这张床我们最终带回了上海,是东至带回的唯一物件.外形不时尚却绝对实用,就像他们俩口子.小陆子的热心、细心让我很感动.对外人尚且如此,对家人就更不必说了,他们夫妻恩恩爱爱过了好多年.
        后来小陆子当上了科长,他把爱管闲事的热心,事无巨细一一关照的细心和一根筋的执著全用到了工作上,很得厂领导赏识,事业上蒸蒸日上,在家呆的时间却越来越少.小张免不了有怨言,那时她常说的几句话是“家里像旅馆,小陆子啊比国务院总理还要忙。”“小陆子‘花功’老好,要恨伊也恨不起来。”
        上世纪末,东至水泥厂改制,小陆子回到上海. 不久张金梅病退也回上海,假期去他们家玩,都没看到小陆子.他是与厂子拗断的,没有一分钱收入.堂堂的有责任心的男子汉怎能在家吃闲饭?于是在虹口区找了份工作,每天早晨六点钟坐小区头班车出门,到人民广场再转车,晚上乘末班车回家,到家都8点了,每天路上要耗费4小时.加班时干脆睡在仓库里.这么辛苦一做就是七年.这时的家真成旅馆了.
        那几年我正连续带毕业班,很忙,见面渐渐少了.
        清楚地记得2007年的一天接到小陆子的电话, “张金梅要跟你说话”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小王啊……差点见不到你了……所有亲眷朋友水泥厂的都通知了……,今天突然想起来了,’小陆子啊,我们怎么把小王忘记了,’差点见不到你了……” 或许是长年教低年级缘故吧,小张叫我时总爱带一个“啊”字,柔柔的,缓缓的,充满着大妈的慈祥。可今天的声音却像来自遥远的地方,断断续续,气若游丝。我大吃一惊,来不及回家,找同事借了点钱直奔医院。病房里没有人,说是做检查去了。不一会走廊深处出现一辆轮椅车,车上坐着个风烛残年的老妇人:一头稀疏的银发,形容枯槁 迟迟垂暮,靠在轮椅上.这不是小张,我把视线转向别处,可轮椅径直朝我推了过来,虽然我高度近视依然看不清人,但凭直觉这应该是张金梅,可这哪是我记忆中的热情温柔的小张啊?她是大姐,是大妈,绝不应该是大娘啊?她还不到六十岁呀。推车的是贝贝,他们的儿子.小陆子在病床前守了几天,刚回家拿东西.贝贝说,妈妈患上两个致命的病----骨癌和尿毒症,并发感染,刚从死亡线上抢救过来。
        春节前我去他们家,在送我去车站的路上,小陆子告诉我惊心动魄的一幕:这次张金梅病情来势凶险,医生说就这一两天了。所以他格外细心.那天凌晨他似乎感到一丝异样,立即叫来值班护士,护士说痰堵住了,去拿吸痰器,临走时嘱咐:别让牙关咬紧,否则就没救了.小陆子毫不犹豫地把手指从牙缝中硬塞进去.他说:“或许张金梅真要走了,牙关越咬越紧,我感到肉被咬烂了,骨头也快要被咬断了,但是我决不能后退啊,我的手指就是金梅的命,是她唯一的生的希望,哪怕被咬断了,只要能救回一条命,值了.”小陆子说这番话时一脸的平静,好像在叙述别人的故事,丝毫没有救人一命的激动.看了看他的手指,依稀还有牙印. “英雄”!我脑海中不由得升腾起这个词,其实英雄就是在别人不敢冲时勇敢地冲上去,做别人不敢也不愿做的事.记得以前教过的鲁迅的《一件小事》中有这么一句话“我这时突然感到一种异样的感觉,觉得他满身灰尘的后影,刹时高大了,而且愈走愈大,须仰视才见。”此时我真有这样的感觉。终于医生来了,小陆子的手指保住了,张金梅从阎王殿前走了一遭又被巨大的爱拉回来了。
         从此夫妻俩走上了漫漫血透路。每年除夕当我忙完家务拿起手机短信拜年一般已过10点了,回复都是“新年好,我们刚做完血透,在回家的路上。”我仿佛看见华夏东路对面街,高架下一对踟蹰的身影,男的背个大包小心翼翼地推着轮椅,女的裹得严严实实,羸弱的身躯疲惫地瘫坐在轮椅上。此刻万人空巷,人们都在看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等着赵本山出场,性急的孩子已经在小区燃放烟花了,不时有一道道闪光倏地从他们身边穿过…… 
        每年除夕小陆子都要早早地烧好年夜饭,中午一家三口匆匆吃完,下午两点就要出门了,到医院做完血透已经晚上九点了,再换两部车到家11点。每年的除夕他们都是这么度过的。不光除夕,每周三次血透都是下午2点出门,半夜近11点到家。我在丁丁地图上搜过,他们家距长征医院25公里左右,来回近50公里,相当于去苏州了,寒暑易节雷打不动。张金梅的最后四年,他们累计走了3万多公里啊,没有坚强的意志和一根筋到底的执着,没有相濡以沫的爱的支撑,很难坚持下来。
        巨额的医药费和不断反复的病情让小陆子成了祥林嫂,每次见面或打电话他总是唠唠叨叨的说着同样的话:指标、特效药、医药费和那些我至今弄不明白的血液科专门术语,不懂英语的他对外文命名的各类化验指标和药品器械了如指掌,俨然成了半个医生,他心心念念的只有张金梅的病情,这是他生命的全部。
        巨额的医药费和无望的前途让张金梅绝望了,拒绝治疗。小陆子百般劝阻无效,最后想出绝招---示弱。他有意出门丢三落四,在家找不到东西,要靠张金梅提醒。果然小张在电话中对我说,我是不想治了,把小陆子拖死了,可是我走了他忘记性这么大,怎么过啊?
       2011年小张病情再次恶化,所有化验指标都不好 ,生命危在旦夕。医生也无能为力。那天和虞国平一起去看她,因为下午有课,我先走了,在送我出门的路上小陆子说有一种进口的针,自费的,也许有用,但疗效不能确定,而且极贵,一针三万元,四针一个疗程。他四处借钱,坚持要打,第一针似乎有用,化验指标升了一点点,第二针就没什么效果了…… 说实话那段时间我很怕见到他们,我儿子结婚要买房买车,我无力多帮助他们,面对这令人纠结的治疗方案我更无法回答。我真想说你已经尽力了,放弃吧。欠下巨额债务你后半生怎么过?可面对他的执着,我说不出口,太残酷了。
        那天我特意带了相机,那是张溪中学的三个上海知青老师三十年后第一次聚首,我还想拍段视频挂在网上,或许能为他们筹到些爱心捐款,但是面对那没有一根青丝的满头白发,面对她像临终遗言般的一遍遍的嘱托“我放心不下小陆子,我走了他一个人怎么过?你们有空多打电话关心他……”我最终没有拿出相机。不忍心。
        今天我可以大声地对天堂的张金梅说“小张,你放心吧!老天爷眷顾善良人,好人终有好报,有众多亲朋好友知青兄弟姐妹的关心,小陆子过得很充实,很滋润;儿子孝顺老爸,孙女活泼可爱,小陆子享受着天伦之乐;他的文章发表在你喜欢的东至知青博客上引起了轰动效应,那么多人参与跟贴讨论,说来你不信,小陆子很有作文天赋的呢。你放心吧!” 
         “问世间情为何物 直教人生死相许。”爱,没有永恒的定义因为每个人的体会和感悟不同。当有一天,你老得走不动时,记忆深处还留着带给自己感动的爱人,那才是一生中最大幸福和财富。即使,那个人不能陪着你走完一生。陆理民就是这样一个“为伊消得人憔悴 ”的痴情的人,一个热情有担当的大写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