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东流

安徽东至东流地区上海知青创办

 
 
 

日志

 
 
关于我

有时喜欢将简单的事做得很“复杂”,有时又喜欢将复杂的事做得很“简单”。除了取决于兴趣外,更主要取决于事情的本身。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严宝善  

2012-08-21 17:40:34|  分类: 严宝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sbazzo《桃李不言 下自成蹊》

       建民老师的文章里多次提到他的老师杨静之先生,崇敬之情不喻言表。

       杨静之先生确实堪称师表,是我一生中愿意仰视的为数不多的尊者之一。

       先生早年(解放前)就读于浙江大学外语系,并被保送专攻英语,学绩斐然,后来做了英语翻译,有了一份令人羡慕的职业。解放后先生毅然回归故里,执起教鞭,服务桑梓,为故乡学子的启蒙教育禅境竭虑了一生。 

       六十年代末至七十年代中期,我在张溪老街生活了六年多的时间,因而有幸得以结识先生。

       初到张溪时,常常见到一位白眉鹤发,体态轻灵的长者不疾不徐的行走在青石铺成的老街上。一眼瞅去,即感觉老先生与普通的乡民不同。一身合体的普通中山装穿得一丝不苟,足蹬一双一尘不染的黑皮鞋,灰白的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一路行来,不时细眯起眼睛,露出和善的笑容与相遇的乡民打着招呼,寒暄着,而此时,老街所有人的眼神无不流露出由衷的敬意来。

       我当时很诧异于老街的这种情境,诧异于这位在老街人的眼中近似“神”般的人物何以有如此的威望?受到如此的尊崇?何况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

       后来发生的一些事逐渐解开了我心中的疑团,也让我见识了先生的人品与学养。

       一日,山那边复兴村的毛同学来老街替生产队购物,或许是私心作祟,想回队里多报点钱,瞥见供销社柜台上的空白购物发票就顺手揣进口袋里。这行为似乎有点不光彩,理应受到批评或斥责。此时正在爱人(在供销社工作)处午休的先生见状,不急不缓的踱到毛同学身旁,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背,取回了那本购物发票,没有说教,没有斥责,那么平静、自然,恍若朋友间的相处,于平淡中缓解了对方的难堪与尴尬。真的是一种气度,一种寓教于行的学养(套用一句时髦的说法即是“很绅士”的行为方式),让我不禁对先生肃然起敬。

       在张溪地域里,很多人家的祖孙三代都曾是先生的学生。先生走在老街上,到处都能听闻“杨老师好”的尊崇声。即使在张溪教育界,许多老师也都师从过先生,自然对先生尊敬有加。但在与先生共事的日子里,先生从无以“师者”自尊,总是对以前的学生现在的教师以“x老师”尊之。即使对于我这样一个从无执教经历,且又“临时”的代课教师亦无丝毫鄙薄,依然以“老师”称呼。这种谦逊的品格是浸淫于先生骨子里的学养所衍生的,毫不矫揉造作,自然得让所有与先生共过事的人感动。

       在张溪教育界,先生以他深邃的学养和高超的教学艺术毫无疑问的成为一方“权威”。但先生并不以此自居,总是以一个普通小学教师的身份参与教学理论与实践的探讨,博取众长,精益求精。先生原先的学生,后在张溪中学任教的汪老师在教学实践中遭遇困惑,专程向先生请教,先生没有长篇的宏论,只用一句中国古汉语予以点拨,短短的几个字便使汪老师恍然有悟,顿开茅塞。先生高深的学养与执教艺术由此可窥一斑。

       那年县城放映朝鲜电影《卖花姑娘》,吸引了人们争相观看。一个星期天的上午,先生与张溪小学的几位老师相约着去县城观看。电影放映中我见先生被片中主人公凄惨的命运感动得痛苦不堪,泪流满面。那一刻我被先生感动了——感动于先生朴素的平民情怀,感动于先生对弱者的宽容与同情。我想,具有这样一种情怀的人无疑是一个高尚的人,即使在现在,也是。

       电影完场后已赶不上回去的班车了。为了不影响第二天给学生上课,情急之下,先生提议连晚步行四十里山路赶回去。此时先生已是五五之龄,且身体瘦弱,如此对先生的体能必是一个巨大的考验,我们都于心不忍。在我的坚持提议下,先生勉强同意将第二天他的第一节数学课与我的第二节语文课对调,由我连夜步行回去。第二天上午,先生已是精神饱满的踏着上课的铃声准时迈进了教室。先生的职业操守和敬业精神同样令人钦敬。

       那些年,每当我搭乘大卡车混充的交通车奔波在乡间简易公路上时,总是被漫天的尘土和坎坷的路面颠簸得痛苦不堪。但是,矗立于公路两旁那参天的白杨树却让我肃然起敬。那些白杨树甘于寂寞,扎根贫瘠,无所索求,却挺直着脊梁,遮风挡雨,拱卫护守着一线稚嫩的希望(有人说:要想富,先修路,路是致富的希望)。我想,先生的修行不正如同这高耸的白杨树吗——以他瘦弱的身躯,默默的守护在贫瘠的土地上,恪尽职守,为故乡学子撑起一片寻求知识、追求理想的广袤天空。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先生一生可谓成就卓然,功德圆满,已是桃李满天下,但先生依旧虚怀若谷,以九四高龄蜗居于故乡一所不起眼的老屋,每日以吟诗习字、读书阅报为乐。先生的恬淡心态已将他一生奉行的人生哲理展示得淋漓尽致,达到了一个一般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先生是我们永远的老师。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