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东流

安徽东至东流地区上海知青创办

 
 
 

日志

 
 
关于我

有时喜欢将简单的事做得很“复杂”,有时又喜欢将复杂的事做得很“简单”。除了取决于兴趣外,更主要取决于事情的本身。

网易考拉推荐

张 溪 老 街-----------------------佘建民  

2012-06-07 15:00:59|  分类: 张溪知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张溪河的博客《老街的那些事儿》

  

         我下放所在地是东流的长岭。这儿离东流约20华里,离大渡口约60华里,离张溪镇大概也就20华里吧。在我们的那个位置上,张溪处于偏西的“山里”,没直接的公路可达,如去需穿岭路、过湖地 、渡河口,所以就觉得很远。下放期间与几位同学曾去过一次,在老街粗粗的游兜了一番,留下美好却又朦胧的印象。

        如果说,东流老街给我的印象是破落世家的纨绔子弟的话,那么,张溪老街则倒更象是深藏闺阁的碧玉小姐。其实,张溪老街离我们也不很远,我们大队就在升金湖边,其中有两个生产队与张溪是隔湖遥遥相望。 记得,张溪曾有上海知青几人穿湖而来,准备到东流去。经过我们生产队,凭着上海乡音,我们认识并接待了他们,晚上以酒相待,夜里对方也向我们讲了扣人心弦的“204”的故事,从交谈中得知,他们是六联大队的。

       似乎真正开始认识张溪,可说是从博客开始。从庄凤梅到严宝善的文章中,始有了较细的感性认知,还知道了有这么一位“校长哥哥”的佘建民老师。理事会在汪坡爱心图书室建立等,更是觉得张溪已不那么神秘,那么陌生了。最近细细拜读了佘老师“张溪河”的博客,觉得张溪的风土人情与我当年的知青生活环境很近也很亲切。那些“烧火粪、打湖草”“张溪的厘言俗语”的博文,几乎就是我们当年身边所经历、所体验的事;“张溪搬运工”“老街挑夫”更是让我们从另一个侧面感受到一个千年老街的繁荣与兴衰的立面,颇有情趣情景和韵味。

     转引佘老师的博文,供大家分享。聊聊数言,权作抛砖引玉吧!

                                                                                                                          成龙  2012.6.7

                                                                                 (一)

 

     相传最早开发老街的是户姓张的人家,他们先定居在石潭,后因河窄水浅,交通不便,就下移到现在的位置。他们在小河滩上搭建草棚以卖茶为生,并将这里取名为“张家滩”。那时河面不宽,河上有座木头桥,桥西有户徐姓人家,以后就把那里叫做桥头徐。又因张氏住在小河边(古人称小河为溪),这里又叫张溪,此名一直沿用至今。后来由于山洪濒发,汹涌的洪水将小溪慢慢冲刷成一条大河,河上不能再架设木桥了。这时有一老者自备小船在河面上摆义渡(给不给钱都可以),普渡众生,方便行人。这一渡口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第一座张溪大桥建成后才退出历史舞台。

 悠久的历史,优越的地理位置,使张溪老街一度成为张溪镇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历史上号称东流首镇。东西走向的正街长约1.5华里。街南和街北各有一口烟火塘,名曰前方塘和后方塘,两塘边有口双井,塘水穿街而过,相互流通。街面全用紫红条石铺就,两旁均是清一色的粉壁黛瓦马头墙的徽派建筑。为防土匪、长毛的侵扰,也防洪水淹没,老街人就以巨石为基,黄土为墙筑就两米多高的土圩墙,并在东南曹家闸,东北油子巷,西北佘村口三个方向建三座碉堡,加之西南有张溪河隔着,近1平方公里的张溪老街小土圩子,可谓固若金汤。

 三座碉堡气势磅礴地扼守着通往小镇的仅有的三条交通要道。碉堡一律土木结构用双扁古砖砌成,近似圆柱体,高约4丈,底部直径约1.5丈,三层。底层有城门和供过往行人休息的石凳及检查哨,中间层是哨兵休息、存放弹药的地方,顶层是瞭望哨、烽火墙、机枪眼,时局一旦紧张,三个碉堡的城门同时关闭、士兵们上岗,严阵以待。并在顶层架两挺机枪。据老人们讲每座碉堡均有一个班的兵力把守。

 在离上街头东北方向的碉堡外约50米处建有一座古镇的标志性建筑——水公堂。占地面积有两分多地,高约二丈,青石板地面,屋面硫璃瓦铺就,四周飞檐翘角。红、蓝、白相间,彩陶铸就的尖顶耸立在屋顶中央,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将整个建筑衬托得蔚为壮观。这是水公爷驱除水怪的地方,大殿正中供奉着水公爷的牌位,四周布有水公爷将水怪剥皮抽筋、下油锅、踩缸的彩绘。水公堂前面有一椭圆形水池,池周边是用做工考究的麻石条砌有半人高的栏杆。据说是许世英赞助修建的,因此叫做“许公塘”。由于塘中有一种特殊的矿物质,所以当时人们在塘中养有很多红鱼,供游人观赏。

 在水公堂的左后方有座大戏楼,是用条石筑就的土台,台面铺有木板,富有弹性。台两边和后方砌有墙,上有屋面,前檐嵌有雕工精细的花板,台前的上下方均嵌在带槽的横木,平时上好门板关闭戏楼。后台有化装室、服装、更衣室和演员休息室,前台两边分别设有固定的文武场人员的坐椅,中间可挂各种布景。那时戏楼好戏不断。除了本地张高村业余剧团演出的《乌金记》、《蝴蝶杯》、《珍珠塔》等大型古装戏和《打猪草》等折子戏外,塔里、东田乃至八都湖的戏班子也前来赶场。往往是你方唱罢我登场,有时新年里一唱就是一、两个月。吸引着四邻八乡的亲朋好友上街看戏,戏楼前偌大的一片广场挤得水泄不通,真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街道上也是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店店生意兴隆,家家宾朋盈门。

 进入老街土圩子虽有三条通道,其中东北、东南可通过碉堡的城门直接入街,唯独西南方向佘村口的碉堡,外面是条壕沟,要通过搭设的活动跳板出入。给人们的正常生产、生活带来很大麻烦。明永乐年间,一贯乐善好施吃斋信佛的佘氏三世祖伯祥公遗孀金葵娘见状,决定在此建一座单拱石桥以方便人们出入。可当石桥快完工时,工匠迟迟不给石桥封顶,金妇人一问才知道,古人建桥均要有一活人灵魂鉴入桥内,方可封顶桥身无虞,万年不朽。妇人一听原委,索性将好事做到底,遂与工匠商定好石桥封顶的日期、时辰,在家斋戒沐浴数日,届时被工匠鉴入桥内。人们为了纪念她,将这座石拱桥取名为“金桥”,并在桥边建一座金桥娘娘庙。每逢初一、十五周边的群众都要到庙中焚香祭祀,缅怀她的功德。

 水龙局是老街又一座地标性建筑。它座落在下街北面的后方塘边。如果说“水公堂”是老街人用来祛水害的,那么“水龙局”则是用来防火灾的。它长约15丈,宽5丈,前门上方书有斗大的“水龙局”三个柳体大字,门前有一块用青石板铺就的广场,房基高出地面3尺多,建筑气势恢宏。屋面有天井,屋内设有雨水池。前后殿结构。前殿两层用来存放水龙、水枪、蓄水桶等消防器材,后殿三层是消防队员办公休息和存放消防头盔、服装的场所。中间是两排粗大的木柱,一律用木栅栏或木板隔断,屋内光线暗淡,气氛甚是凝重、萧杀。一旦发生火灾,刺耳的警报声立刻在老街上空回响,清脆嘹亮的消防哨音催促着消防队员们全副武装地扛着水龙、端着水枪、抬着蓄水桶,在后方塘边汲足水,奔赴火海。水龙局人还承担着给老街人喊夜的任务。每天夜晚,水龙局值班人员用土喇叭沿街喊“灶门不能放过夜柴,火桶不能烘过夜的东西,水缸要装满水”那苍劲悠长的声音在老街上空一直回荡到深夜。解放后水龙局先后被乡公所、小学、供销社、生产队用过,直到文化大革命当“四旧”拆除。

 

                                                                                         (二)

 

    早年,张溪是水陆交通两便的集镇,也是物资商贸交流的闹市,各地商贾云集张溪老街。在老街的下街头还有一座“六一会馆”。早期是安庆六县一市商人驻张溪老街办事处。同时还设有江西会馆、徽州会馆、青阳会馆、湖北会馆等,负责联络和接待各地客商。各帮会间虽时有争斗,但客观上对维护张溪稳定、繁荣老街经济也曾有过一定的促进作用。

 在下街头东南角有一片阔大的广场,正中间竖有一根粗大的木竿,四周用绳索圈定这就是当时的目莲场。因老街人每隔四年就在这里做一次目莲而得名。其实目莲场更多的时候是充当老街人们的大型游乐场。逢年过节老街人都要在这里舞龙灯、狮子灯、踩旱船、踩高跷、打莲香,男女老幼各显技艺,通宵达旦,乐此不疲。每年的正月初七老街人有跑五仓神的习俗。这天一大早由五个青年男子穿着红衣,每人手执一炳钢叉,扮成五仓老爷模样,先在场上做法,赶走新的一年的灾星,再挨家挨户去叉灾,祛除灾祸,送来平安,求得幸福。每年六月六的祭祀活动,干旱时请道士求雨,以及五月初一至五月初五的赛龙舟活动的开幕式,外地马戏团的演出,佛、道两家重大法事活动均在此进行。这里是老街一年中最热闹的地方。

 优越的地理位置,深厚的文化底蕴,加上老街人精明的经商头脑。昔日的老街一度成为江南著名的小商品及农副产品的集散地,商品交易总额几乎占老东流县的五分之一。从上街到下街几乎家家都做生意,有的前店后坊,有的是前店后库,店铺挨店铺。一到夏天家家扯起遮阳蓬,把老街的上空遮得严严实实的,阳光一丝不透。

 那时张溪河直通长江,一到汛期安庆、九江、东流、望江的小火轮,大帆船可直达老街口,一拨又一拨的货物装卸工,货船一靠码头,人们蜂涌而至,挑的挑,抬的抬,扛的扛,把街口码头闹得沸沸扬扬的。老街的水路交通非常发达。枯水季节商家就用一毛钱一斤的价格雇用挑夫来往于东流、至德、安庆、大渡口的旱路上,挑去老街的土特产品、小商品,江西老表就用独轮车将江西的山货、香纸、火炮、皮纸运到老街,再将老街皮花行里的皮棉、鱼行里的水产等农副产品,带回江西贩卖,两头赚钱。老街大商号、名作坊分布街头巷尾。其中唐炎发杂货、两广总督周复当铺、洋老潘糕饼、谢祥星布草、张春茂中医、张益寿药材、张恒茂生猪屠宰、龙昌豆腐、林木行木材。大到生产器具,小到针头线脑,扣夹脂霜,商品琳琅满目,一应俱全。这些商号远近闻名,家喻户晓,北至唐田白云,东至葛公八音,西至长安瓦垅,南至马田大庄的人从四面八方纷纷慕名前来采购,老街生意终年火爆。

 物流的兴盛,人流的剧增,也带动了老街的餐饮业的兴隆。那时老街久负盛名的餐馆是黄大毛、朱卿阳、丁宪杰几家。各具特色,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吸引着南来北往的客商。修伢跛子水饺、老裴烧饼、小贵子油条、瞎爹爹洋糖米发糕,他们或担挑或手拎,走街串巷,沿途叫卖,或临街兴炉、架板或火烤、油炸特色小吃,沁入肺腑,馋涎欲滴,吸引着过往客商,驻足观看,留连忘返。

 老街还有两口古井,它们的故事更给古镇的历史增添了神秘的色彩。

 老街后方塘边,水龙局前有口双井,始建于清道光年间。说它是双井,只不过是在一个大井洞上安放两个井框。由于年代久远,汲水人多,两个井框都被绳索勒有很深的沟槽。当时整个老街几乎有三分之一的人都用这里的水。因为这水不仅冬暖夏凉,而且清澈甘醇,无杂质,水质优,人们都喜欢用它。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一工洗衣井,发现井底有一颗硕大的秤蛇(大约有六十多斤)。他将井中秤砣捞出卖掉了,从此井水混浊,气味难闻。这给人们的用水带来很大的不便。这时有个叫五奶奶的老人见状,就用自己做买卖的一箩小钱,将秤砣赎回,又请人重新放回井中。不知是放的位置不对还是其他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井水始终不见好转。以后张溪人有了压水井,又相继安上自来水,再也不用双井里的水了。

 在老街前方塘南约100米的地方也有一口古井,井框是红麻石材凿成,不太厚,框面凹凸不平,象个笔架,四周也有许多道被绳索勒出的沟槽。人们把这口井叫着吴家墩泉水井。凿于何时无从考证。但井水特别清凉。尤其是夏天,取出的水比现在冰镇的水还冰人。喝在嘴里,香甜可口,沁人心脾。据老人们讲吴家墩的井没有底,它下通五丰洞,五丰洞又通长江,所以水贼冰。一到夏天,洗澡后老街的大人们都要挑一担水桶,小孩跟着拎一个系有绳索的小桶,到吴家墩取冰水解暑。那时取水的人多,排着长队,有的先图个享受,在井台上先冲冲脚,洗洗头,再将肚子灌满,才挑回家。走在路上总是有许多乘凉的人,你一瓢,我一碗地抢,好不容易挑来的一担凉水,到家只剩半担了。

 老街的那些事是厚重的,老街的那些事是精彩的,如今时过境迁,物是人非,那些事虽已离我们渐渐远去,昔日老街的丰采也早已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中,唯独清冷的老街仍静静地守望在张溪河边,仿佛在向人们诉说着岁月的沧桑。但值得欣慰的是更加现代化的新街骄傲地横贯在老街身后的龙山岭下,它向世人展示的是另一种精彩和辉煌,它将传承和弘扬老街历史,书写张溪更加灿烂的篇章。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