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东流

安徽东至东流地区上海知青创办

 
 
 

日志

 
 
关于我

有时喜欢将简单的事做得很“复杂”,有时又喜欢将复杂的事做得很“简单”。除了取决于兴趣外,更主要取决于事情的本身。

网易考拉推荐

老 街 夜 雨---------------------------严宝善  

2012-06-22 17:06:47|  分类: 严宝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某夏日,夜已深,大雨滂沱。

  白天异常闷燥的天气变得十分舒爽,趁着凉快,我正在队屋里潜心读书。窗外“哗哗”的雨声中隐约夹杂着雨点泼打在伞面上的“蓬蓬”声和脚踩泥浆的“踏踏”声。未几,听见有人叫我,我放下书,赶紧打开门,煤油灯昏暗的光亮照见来者疲惫的面容。“哦,邹会计,这么晚了,么事呀?”

  邹会计,大名根万,时任六联大队会计,身材魁伟,一张国字脸线条分明,抿紧的嘴唇显示了性格的刚毅。年轻时曾在某商业单位供职,因秉性耿直,得罪了领导而被贬至农村进行所谓的“思想改造”。他一生无嗣,只与年轻的妻子相濡以沫,苦捱度日。

  这天,邹会计晚上加班在大队部做完账,回家途中见我住处还亮着灯,一时兴起。“小严哪,没事吧?走,陪我上街去。”

“ 这么大雨,现在上街?”我迷惑不解。

“走吧。”邹会计坚持着说。

“那么走吧。”我换上雨鞋,打开雨伞,陪着邹会计一头扎进雨幕,黝黑的小路上响起“啪嗒、啪嗒”的滑踩泥浆的脚步声。

 夜雨中的老街格外昏暗,豆大的雨点打在青石板上“啪啪”作响。唯有街两旁尚未打烊的店铺里还闪着忽明忽暗的煤油灯光亮。我二人踏着红麻石的台阶,蹭去满脚的泥浆。店堂里一个上了年纪的女店员打着呵欠,睁开惺忪的眼皮,见有顾客上门,不免添了些许兴奋:

“哟,邹会计,这么晚了还冒雨来买么子唦?”因为同住一条街,街头巷尾的彼此都相熟。

  邹会计未语,缓缓的将手探入内里衬衣荷包,掏出一张皱皱的贰角纸币,慢慢抚平放在高高的木柜台上:“不买么东西,打二两酒罢。”女店员动作利索的掀开酒瓮上的棉盖子,用一个竹制的小提子打出一提酒来,倒在一个瓷色黄浊的粗瓷碗里,递在柜台上:“酒瘾发了啊”。

 “剩下的四分钱不找了,给我一块榨菜吧。”邹会计商量般的回她。女店员又打开一个坛子,用一双竹筷子左挑右捡的夹出一小块榨菜来递到邹会计手上。

  “小严,来,喝口------。”邹会计招呼我,兴致显然高了起来。

 “不,我不会喝酒。”    

 “来吧,喝一口吧,这大雨天的。”

  我不忍拂了他的兴致,端起碗用唇边轻轻啜了一口,顿时一股辛辣且苦涩的液体呛入我的口腔,忍不住咳了起来,连连摆手,不再想凑趣。邹会计见状,不再勉强我,自顾自喝一口酒,咬一口榨菜,慢慢的喝着酒,默然无语。不知怎的,我忽然想起鲁迅笔下的“咸亨酒店”来,还有那个------“茴香豆”来------。

  待碗底见干了,邹会计又将剩余的榨菜送入嘴里,厚厚的嘴唇刚毅的咬合着,粗粝的大手在嘴上一抹,然后一挥,“走,回去睡觉。”

  我哑然,继而又愕然。夜、雨、满布泥浆的小路------,难道只为喝一口质劣辛辣的烧酒?我百思不得其解,只将这情景牢牢的印在心里。

  几年后,当我在新的工作单位见到邹会计时,恰巧单位的老会计是邹会计的老相识,听他们聊起以前的往事和人生经历,我的心被震颤了。那一刻,我仿佛明白了那个陪邹会计喝酒的老街的雨夜。

  知青返乡时,我充满期待的想陪邹会计痛痛快快的喝上几口,可惜天却不遂人愿。

  谨以此文纪念我尊敬的邹会计。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