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东流

安徽东至东流地区上海知青创办

 
 
 

日志

 
 
关于我

有时喜欢将简单的事做得很“复杂”,有时又喜欢将复杂的事做得很“简单”。除了取决于兴趣外,更主要取决于事情的本身。

网易考拉推荐

插队生涯中的典型往事之二--队里为我建“小别墅”--彭国维  

2012-05-07 23:17:13|  分类: 彭国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9年1月18日,那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东方红6号轮满满当当地载着一千多名知青,驶离了黄浦江。经过整整两天两夜的长江航行,经东流中转,21日傍晚我才到达生产队。正值寒冬腊月,连续几天的满天大雪纷飞,地上已积了厚厚一层雪,足足有7-8公分厚,一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下这样大的雪;第一次来到月色下披着银装的山区小村;第一次在积满厚雪的地面上艰难的行走;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寒风刺骨;也是第一次远离父母的身边独立生活。很是好奇,很是孤独,很是失落,又很是想家,根本无暇欣赏这美景-------。

 当晚,我被安排住在队里一户“五保户”老大娘家里,在吴支书家吃过晚饭,他带我提着行李来到老大娘家,推开嘎子,嘎子响的双开木门,只见迎面厅堂的桌上点着一盏煤油灯,这本就昏暗的光线被风吹得一晃一晃的。老大娘孤独地坐在烤火桶里,左手拿着竹子做烟枪,右手拿着用铁丝做的夹子夹着的碳火,一个劲地抽着烟。和老大娘寒叙了几句,吴支书领我进了西侧一间特意为我准备的房间,点上一盏煤油灯,床是用几块木板搭在两条长凳子上,上面铺着一层稻草。我打开了行李,不管三七二十一,急忙铺上床单和被子倒头就睡着了,原来是累坏了。上午从东流送我们知青去队里,都是站在军用卡车上,卡车行驶在被积雪覆盖的坑坑洼洼的泥土公路上,颠簸了一天,下了车又在积满厚雪的田埂路上行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村里。吃这么大的苦,受这么大的罪,可是我从小到大第一回呢。

 半夜里,被阵阵呼啸的寒风惊醒和冷醒,感觉被窝里是冰凉的,身上冷飕飕的,还有风吹在脸上,心想屋子里面怎么这么冷啊,当我睁开眼睛,凭借从屋子三面木壁的缝隙中穿进来的月光,隐隐约约地看见屋子是四面窜风,不冷才怪呢,只得熬到天亮。住了几天后,我才观察到,原来大多村民的住房四壁都是用杉树原木破开做的,怎么会缝隙不多呢,除了条件好一点的少数几家是砖砌的墙。可以说我住的老大娘家是队里最差的房子,房子老旧不说,还四面通风。我实在忍不住了,就向生产队长诉苦,让我住他家里,我也就不客气了,说实在,他家也好不了多少。

 有一天,我和吴支书一起在地里干活,他关切地对我说:“小彭啊,你们知识青年要在农村干一辈子,要在这里成家,干脆队里给你盖间房子,怎么样?”我说:“吴支书,不用麻烦你们了,我不可能在这里一辈子的”。当时我确实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说的,我不相信,同时也不会甘心在这里一辈子务农。我相信,今天或许会有人说我吹牛,你先知先觉啊------。说假话,不是我的个性、作派和本色。我一贯是很有个性;很有思想;很有主见;我行我素;也是有那么一点远见的。吴支书听了我的话,也只对我笑笑而已。可没过多久,他又跟我提过几次,他确实对我非常关心。我看推辞不掉,就勉强地答应了,但建议;房子盖得小一点,简单一点。说实话,当时自己心里还是蛮开心的,反正不用自己花一分钱,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小天地,享受了特殊待遇。同时,也设想了自己在卧室地面铺架空的木地板,那该多舒服啊,这在当时可是资产阶级思想和作风。

 没过几天就破土动工了,屋基就在我住队长家前面的西侧。队里派了一名老木匠,带了个小徒弟。这位老木匠的木工活,可是远近闻名的,他做的樟木箱子,足以证明他的水平,所以很傲气,脾气也很暴操,又不太搭理人。我时而也过去看看工程的进度,由于自己也会做木工活,有时也跟老木匠一起探讨,探讨,自然话聊得很投机。农村盖房子是没有图纸的,样式,尺寸全都在老木匠自己的脑子里。地处山区,就地取材,给我盖的房子是木结构,木料都是队里风干的库存。柱子和粱采用檋木,楦子是杉木,四周墙壁都是用杉树原木破开做的,半原木拼作的墙壁,缝隙很多,没有窗户,采光也不错。屋顶盖瓦片,地面垫泥土。现在回忆起约莫花了10天时间建好了,屋子长5米,宽4米,面积约20平米。一分为二,进门的外间是厨房,右侧的里间是卧室。我不隐瞒是自己事先想好的,也毫不客气,自说自话地从队里的仓库里,扛了几块松木板(长约4米,宽40公分,厚5公分),把里屋的地面给架空铺好了地板。看着队里特地为自己盖的小屋,心里很是乐滋滋的,无以言表。当时,队里很多老乡还是很羡慕的。

 时隔至今已经43年了,当我这次返乡,那特地为我盖的“小别墅”已经不见了,被一户村民的砖木结构房子所取代。虽然,我在农村插队的生涯是短暂的,但是,也和千千万万的知青一样,受尽了磨难和痛苦,我的两只小腿至今还留下很多深深的疤痕,那是在稻田里喷洒农药时皮肤过敏腐烂后留下的。相信,没有知青经历的人,看电视剧“孽债”会受感动而流泪,而我们有过知青经历的人,看了受感触的心在流血啊,岁月的蹉跎,历尽艰辛的往事涌上了心头。有付出就会有收获,我永远不会忘记父老乡亲对我的帮助,尤其是吴支书对我的关爱。经历过艰苦的劳动和生活,磨练了我的意志,练就了我在困难面前坚忍不拔的精神。在我离开插队农村的42年间,我对家乡的那份思念、眷恋和牵挂却始终没有间断过,我可以骄傲地说,东至--------我的第二故乡。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